创写班
02
2021
07

当代少儿科幻发展概况

近些年少儿科幻的发展出现两个比较明显的现象,一方面,越来越多的儿童文学作家加入少儿科幻创作队伍,另一方面,也有许多之前主要从事成人科幻创作的科幻作家试笔少儿科幻,尝试开拓新的个人写作路线。由此导致少儿科幻呈现出更加多元化的发展态势。

在这样一种新的形势下,我们该如何从总体上去把握少儿科幻的特征,进而引领其向更高水平发展?

02
2021
07

写作为什么是门手艺活?

6月7日,由华东师范大学中国创意写作研究院设立的华东师范大学分众传媒“未来文学家”大奖正式启动。来自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同济大学、南京大学、上海大学、上海师范大学等相关兄弟院校与机构的老师齐聚一堂,就创意写作专业的现状与未来畅所欲言。

“创意写作”(Creative Writing)一词最早由美国学者爱默生于1837年提出。这一“舶来品”已为中国的文学现场带来了不容忽视的影响。中国高校创意写作学科正式开展十多年来,这一专业已实现从本科、硕士到博士三个学位层次的招生。

02
2021
07

面对“新文科”、人工智能的快速发展,创意写作教研者给出了这些回应

创意写作在中国高校落地生根的十余年,从寂寂无闻到如今上百所高校建立起相关学科体系,写作在文科体系中的角色和概念被重新激活,在2020年教育部全面启动新文科建设之后,创意写作自身携带的创意性、多元化、融合性等特征找寻到了更多发展空间,但同时部分教研者也指出,创意写作的本土化发展长期缺乏学术理论的支撑,阻碍了它的发展高度与施展空间。近日,上海大学、香港公开大学和温州大学联合主办的《中国创意写作研究》(集刊)合作启动仪式在温州大学人文学院举行,来自全国高校20余位专家学者出席会议,就新文科视角下创意写作融合建设开展交流与探讨,也对创意写作当下存在的问题给出了新的解答路径。在专题研讨工作坊活动上,上海大学葛红兵教授作主题发言,他认为中国的创意写作如今已经从浅水区走到了深水区,不论是高等教育的本硕博,还是基础教育的小初高,创意写作都发挥了重要影响,甚至对创意城市及创意国家的建设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尽管创意写作在中国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但他也坦言与欧美国家发展了半个世纪的创意写作相比,国内创意写作在教学体系评估等方面还有很大的不足,需要更多高校文科专业人才共同发挥智慧与洞见。

29
2021
06

创意写作的前景

在现代教育及学术研究中,写作教育长期以来一直未受到应有的重视和研究。近年来,“创意写作”(Creative Writing)在当下中国高校及学术界逐渐成为热点,各大院校纷纷设置创意写作专业或研究方向。在探析中国近10年来写作教学及写作学科问题与观念的基础上,可对“创意写作”这一“外来”新兴专业和学科的内涵及前景展开进一步探讨。

近代以来,写作教学的重要性已得到中国学界公认,涌现出一批经典教材,如梁启超的《中学以上作文教学法》、陈望道的《作文法讲义》、叶圣陶的《作文论》、夏丏尊的《文章作法》、沈从文的《各体文习作》等。另外,从某种程度上看,新文学的形成过程同样也是现代文体教学逐步深化的过程,脱离旧文体、建设新的作文之法在现代教育中显得尤为重要。

29
2021
06

小学四年级作文:“格格”的岗位

静静的小区门口矗立着一棵棵笔直而挺拔的松树。暖和的阳光从层层叠叠的深绿色松叶间穿过,照在小区的绛红色铁门上,十分舒适,十分和谐。抬头看看天空,偶尔间有几只金色的麻雀飞过,一会儿便无隐无踪了。

墙壁旁,铁门前,站着一位社区网格管理员,身着大红色羽绒服,正目不转睛地盯着门内门外。眼下疫情严重。进来的,出去的,她都要过问。不能进就是不能进,不能出就是不能出。想怎么办?“格格”说了算!在服务居民的过程中,社区网格管理员拉近了与居民的距离,被亲切的称之为“格格”。

29
2021
06

《范进中举》动作描写选段

范进三两步走进屋里来,见中间报帖已经升挂起来,上写道:“捷报贵府老爷范讳进高中广东乡试第七名亚元。京报连登黄甲。”

范进不看便罢,看了一遍,又念一遍,自己把两手拍了一下,笑了一声道:“噫!好了!我中了!”说着,往后一交跌倒,牙关咬紧,不省人事。老太太慌了,慌将几口开水灌了过来。他爬将起来,又拍着手大笑道:“噫!好!我中了!”笑着,不由分说,就往门外飞跑,把报录人和邻居都吓了一跳。走出大门不多路,一脚踹在塘里,挣起来,头发都跌散了,两手黄泥,淋淋漓漓一身的水。众人拉他不住,拍着笑着,一直走到集上去了。众人大眼望小眼,一齐道:“原来新贵人欢喜疯了。”

29
2021
06

盘古开天辟地

远古的人们生活在一个叫做混沌的世界里。这个混沌的世界,灰蒙蒙一片,是一个低矮狭长的空间,人们只能弯着腰劳作,食物有限,生活艰难困苦。

这一天,盘古的父亲帝江忽然病倒了,盘古急忙请来巫医倏忽给父亲治病,无奈帝江不治身亡。看着盘古伤心的样子,倏忽惋惜地说:“很可惜,都是这个混沌的世界惹的祸,人们生活在这个世界里,空气稀薄,呼吸不畅,严重压抑身体的机能,而且食物有限,营养跟不上,人们经不起病魔的折腾呀。”

28
2021
06

何谓“新文科”?

近一两年来,高等教育领域在下力气推动“新工科”“新农科”“新医科”和“新文科”建设,并设立了相应的建设领导小组,其中,“新文科”概念的提出尤其敏感,因而特别引人注目。但什么叫“新文科”?与之相对的“旧文科”是什么?新旧之间的差异何在?新文科的特征是什么?这些问题均是当下学界、特别是高等教育文科各领域普遍关心但又感觉不易把握的问题,因而亟需一场讨论甚至一场辩论予以解答。笔者也同样关心这些问题,同时由于山东大学校长樊丽明教授担任教育部新文科建设领导小组组长,山东大学从事新文科建设的氛围因而格外浓厚,这就更激发了笔者的思考。在此,笔者先把自己若干不成熟的想法抛将出来,以作引玉之砖,希望得到大家的批评。

27
2021
06

冰心散文:笑

雨声渐渐地住了,窗帘后隐隐地透进清光来。推开窗户一看,呀!凉云散了,树叶上的残滴,映着月儿,好似荧光千点,闪闪烁烁地动着。——真没想到苦雨孤灯之后,会有这么一幅清美的图画!

27
2021
06

张智华散文:春日清江水

满眼的新绿把寒意逼得淡了。山挡着风,江水静美。水里肥美的清江鱼摆着柔柔的身子,不像在水中,倒像在空中,随风飘舞,悠闲自在。

25
2021
06

贾平凹散文:月迹

我们这些孩子,什么都觉得新鲜,常常又什么都不觉满足。中秋的夜里,我们在院子里盼着月亮,好久却不见出来,便坐回中堂里,放了竹窗帘儿闷着,缠奶奶说故事。奶奶是会说故事的;说了一个,还要再说一个……奶奶突然说:

“月亮进来了!”

我们看时,那竹窗帘儿里,果然有了月亮,款款地,悄没声地溜进来,出现在窗前的穿衣镜上:原来月亮是长了腿的,爬着那竹帘格儿,先是一个白道儿,再是半圆,渐渐地爬得高了,穿衣镜上的圆便满盈了。我们都高兴起来,又都屏气儿不出,生怕那是个尘影儿变的,会一口气吹跑了呢。月亮还在竹帘儿上爬,那满圆却慢慢儿又亏了,末了,便全没了踪迹,只留下一个空镜,一个失望。奶奶说:

25
2021
06

莫言小说:枯河

一轮巨大的水淋淋的鲜红月亮从村庄东边暮色苍茫的原野上升起来时,村子里弥漫的烟雾愈加厚重,并且似乎都染上了月亮的那种凄艳的红色。这时太阳刚刚落下来,地平线下还残留着一大道长长的紫云。几颗瘦小的星斗在日月之间暂时地放出苍白的光芒。村子里朦胧着一种神秘的气氛,狗不叫,猫不叫,鹅鸭全是哑巴。月亮升着,太阳落着,星光熄灭着的时候,一个孩子从一扇半掩的柴门中钻出来,一钻出柴门,他立刻化成一个幽灵般的灰影子,轻轻地漂浮起来。他沿着村后的河堤舒缓地漂动着,河堤下枯萎的衰草和焦黄的杨柳落叶喘息般地响着。他走得很慢,在枯草折腰枯叶破裂的细微声响中,一跳一跳地上了河堤。在河堤上,他蹲下来,笼罩着他的阴影比他的形体大得多。直到明天早晨他像只青蛙一样蜷伏在河底的红薯蔓中长眠不醒时,村里的人们围成团看着他,多数人不知道他的岁数,少数人知道他的名字。而那时,他的父母全都目光呆滞,犹如鱼类的眼睛,无法准确地回答乡亲们提出的关于孩子的问题。他是个黑黑瘦瘦,嘴巴很大,鼻梁短促,目光弹性丰富的从来不知道什么叫生病的男孩子。他攀树的技能高超。明天早晨,他要用屁股迎着初升的太阳,脸深深地埋在乌黑的瓜秧里。一群百姓面如荒凉的沙漠,看着他的比身体其他部位的颜色略微浅一些的屁股。这个屁股上布满伤痕,也布满阳光,百姓们看着它,好像看着一张明媚的面孔,好像看着我自己。

创写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