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写班
25
2021
06

校园文学社团与创意写作的“遇合”

今天我们论坛的主题是校园文学社团,因此我选择了一个题目叫:校园文学社团与创意写作,从创意写作的角度来做一个分享,也把我们学校文学社团的一些情况向各位做一个介绍。

“文学社的多元功能”

我在东北师范大学近20年来都一直在指导学生社团,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文学社团。那么社团我认为在我们大学校园文化当中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而且在每一位大学生朋友的成长过程当中,包括我本人的成长经历当中都受益于社团,我认为它是大学正常的教学活动之外走向社会的很重要的一个中介,也是一个演练。像社团组织的一些活动,在内部都会得到一个全方位的锻炼,这是毫无疑问的。

24
2021
06

写“嘴”我“打喷嚏”

《红楼梦》是读者钟爱之书,我们看一下,作者是怎样写“嘴”——这个不被人注意的地方:

 1.刘姥姥吃了饭,舔唇咂嘴的道谢。

2.奶子笑着,撇着嘴摇头儿。

24
2021
06

写作是最好的休息

孙犁同志说写作是他的最好的休息。是这样。一个人在写作的时候是最充实的时候,也是最快乐的时候。

凝眸既久(我在构思一篇作品时,我的孩子都说我在翻白眼),欣然命笔,人在一种甜美的兴奋和平时没有的敏锐之中,这样的时候,真是虽南面王不与易也。

24
2021
06

这样的故事可以写成一部小说

生活中从不缺少故事。作为一个写作者,你的大脑储备中,也应该罗列着很多故事,等待着被选拔出来,写成自己的小说。那么,究竟该选择哪一个故事来编写一部小说呢?是否要从头写到尾?

你应该会花费很长时间在你的小说写作上,可能是几个月,也可能是一年,在某些情况下还可能更长。我不希望你只坚持了三个月就半途而废。因此,在故事的选择阶段,有几个关键问题需要注意:

24
2021
06

“创意写作”到底是何物

写作训练是漫长的。通常讲,如果没有五六百万字以上的训练,一支笔是不会听话的,无法累积出基本的书写体验。写作教学主要针对技术层面,它固然重要,也能够传授,然而决定一个人写作成败的关键部分,却往往不是技术层面。要写出一部好作品、成为一个好作家,需要许多高于技术之上的东西,那些大致是不可以学习的。每个人的先天能力都是既定的,后天学习所能做到的,只是唤起先天的能力。许多写作者面对的常常是技术,即语言表述、结构关系等。这是最基本的知识和能力,没有一定的写作量,也很难掌握。

24
2021
06

我所理解的创意写作

1. 训练一定要有,哪怕你是个天才。

训练其实很简单,你一定要勤奋,卖油翁说的,唯手熟尔。你手要熟。很多想要成为小说家的人面临的首要问题就是编故事。没有谁天生就会编故事,这个能力可以后天习得。在想当作家时,我也觉得自己不会编故事。我看别人的故事写得曲折离奇,很好看,为什么到自己手里,就平平塌塌出去了?我就去找方法训练。有一两年的时间,我只练编故事。一个小说写到四分之三的地方就停下来,然后从四分之三处开始给它不同的结尾,一个小说我可能会写五个结尾。大家不要觉得写结尾最后就直接奔着结尾去了,你的结尾是要一直贯穿到头的,你故事的逻辑从头一直贯穿到四分之三处,然后继续贯穿到结尾。给一个到四分之三的故事寻找一个结尾很容易,寻找两个结尾可能也不算困难,但你要给故事寻找五个结尾,而且这五个结尾都能自圆其说,就非常麻烦。你的思维、你的能力里面就那么几条路,走一条少一条。所以,越写越困难。但恰恰是因为困难,每写一个,你的能力就像充电一样,把你的电容给扩大了。

23
2021
06

建构中国创意写作学科新时代特色理论体系

“我们的中国学者,应该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和义务,让自己成为世界创意写作学科发展的引领者和推动者。”

创意写作学科在中国经历了10余年的发展,从对英美创意写作学科的译介和引进,到面向中国的历史和现实寻找理论和实践资源进行内生性建设和发展,从与创意写作产业结合逐步打开产业视野,到进一步与公共文化服务结合融入原创性社区文化建设,创意写作在中国走过了从无到有、从引进到创新、从教育到与产业、事业联结等过程。

23
2021
06

创意写作学术研究的兴起及中国经验

在第六届创意写作国际论坛上,上海大学的许道军老师不断发问,不再像往日介绍写作工坊时表现得自信幽默,那些小得意变成了惆怅。我们随着许道军老师的发问也不由得问:这是创意写作本身面对的问题?还是在中国创意写作面对的问题?抑或是中国创意写作面对的问题?但无论如何,感谢许道军老师梳理了创意写作教育者今天面对的困惑,也许我们可以期待再过20年或者更长的时间中,创意写作依然有人思考,有人知晓,有人质疑。

许道军,上海大学中文系副主任,创意写作硕士研究生导师。出版专著《创意写作》《故事工坊》《中国现代历史小说类型研究》三部,另有《城市时代的诗歌与诗学》《复盘:创意写作十五堂课》《作为学术科目的创意写作研究》(译著)即出。主编《大学创意写作》《创意写作教程》两部。今年致力于创意写作学科建设和写作教学教法研究,开设“故事创意”“诗歌美文写作”等线上线下课程多门,《人民日报》《北京日报》等媒体有相关报道。

23
2021
06

创意写作,从技术的培养到艺术的创造

我是2012年十一月份去过一次美国,当时中国作家协会组织了一个爱荷华国际写作计划的青年项目,正好那次我在鲁迅文学院学习,于是和四个青年作家一起去了爱荷华。当时主要是参加国际写作计划青年项目,呆得时间比较短,前后不到一个月,只是走马观花。后来我觉得作为作家去参加那些活动可能学不到创意写作教育方面的东西,于是2015年我在上海大学葛红兵老师那里读完创意写作文学博士以后,我又争取了一次机会去爱荷华,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在那待了一年。通过这两次机会我对爱荷华大学的创意写作系统进行了了解,回国以后,我总结分析了一下,爱荷华的创意写作系统至少有四个方面和国内是不一样的。

23
2021
06

美国的创意写作班:从写作坊到教程时代

提到爱荷华写作坊,不免会提到这个地方出的最著名的作家——雷蒙德·卡佛。卡佛1963年到1964年在爱荷华写作坊读书时并不太出色,和约翰·契佛一起喝酒的时间远多于上课的时间,小说更是只字未写, 不到一年便退学离开。尽管放浪形骸,劣迹斑驳,卡佛现在是写作坊的传奇。而在当时,他不能适应小城爱荷华中产保守的文化气氛,虽然在安格尔的推荐下拿了1000美金一年的奖学金,但只修了12个学分,第二年就打算离开,回到朝思暮想的加州。1000美元在那个时代不是一笔小钱,当时在爱荷华小城可以买一座大房子。但这笔巨款居然留不住一贫如洗的卡佛,他宁可回到加州圣何塞去做办公室文员。爱荷华写作坊的MFA 学位要求60个学分,卡佛只完成了一个零头。1973年秋季卡佛已经“写出来了”,开始在全国文学杂志上发表小说,他回到爱荷华母校做访问学者。

20
2021
06

创意写作,从故事开始

“我们读小说,读传记文学作品,虽然很在意作品的语言准确优美与否,但更在意作品中的故事。说一个叙事作品不好,往往是指:“故事不行。”道论一个作家不好,我们也会说:“他不会讲故事。”相反,一部作品主题高深莫测、技巧眼花缭乱,但终卷下来发现故事平平,我们就会有上当的感觉,批评它“华而不实”、“故弄玄虚”。”

我们真的知道“故事”是什么吗?

创写班